杏树林blog
首页 > 博客 > 医声医事 > 智能眼镜进手术室 “医疗先锋”魏锐利畅谈新体验

智能眼镜进手术室 “医疗先锋”魏锐利畅谈新体验

医声医事  / 2016-08-01

“柳叶刀”基本是每一位外科大夫使用最多的器械,但随着高新技术的发展,未来的医生对另一个“器械”的依赖度可能要超越它,那就是融合了AR/VR技术的医用智能眼镜。

文 | 尹若雪

“高精尖”的智能眼镜早已在其他行业中大展身手,如今,经过特殊改进的智能眼镜也开始用于医疗领域,为医生提供独特的诊治体验——只需佩戴一副特殊的智能眼镜,就能以术者的视角将手术全程对外直播,并且完成远程会诊和指导。

近日,在“杏树林众测云学院”举办的智能眼镜体验活动中,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眼科主任魏锐利教授成为了第一批“吃螃蟹”的医生,他在云学院中上传了智能眼镜拍摄的手术视频,并向近7000名医生同行分享了他的“一手体验”。

“查房、会诊”,智能眼睛带来全新体验

“我一直在关注智能眼镜在医疗领域中的应用”。作为一名医疗界中“潮人”,魏锐利教授很早以前就开始关注智能眼镜技术。在他的印象中,“智能眼镜是可以为医生提供亲临查房、手术、试教现场视角的便捷、即拍即录即播的医疗教学、实践的辅助工具。”

“智能眼镜小巧,能实时传输信息是其最大的优点。”这是魏锐利教在佩戴眼镜体验了“查房沟通、眼肿瘤手术、眼整形手术”三个真实的医疗场景后,带给他最直观的感受。不仅如此,眼镜还带来了全新的医疗记录和交流方式。“医生可以解放双手,将视野与信息无缝结合,拍摄记录,并提供远程支持。”

智能眼镜带来的全新操作体验

在查房的体验场景中,由助手佩戴智能眼镜,完整记录了魏教授查房的全过程以及与患者的对话。“通过智能眼镜的记录功能,能够详实记录诊疗过程中的实况,成为后续医患沟通的重要记录,可以打造成名副其实的‘医疗记录器’。”魏教授说。

魏锐利教授认为,智能眼镜可以在远程会诊方面达到更好的效果。“当地医生戴上眼镜,将患者详细的检查以视频、图片方式传输给异地专家,进行远程病例沟通,双方便可通过网络交流,开展病例讨论后制定出治疗方案;期望有一天可以实现:专家不用亲临现场就能指导主刀医生处理复杂疑难手术,打破地域限制,真正实现远程会诊以及远程手术指导。”

手术,智能眼镜大展身手的“舞台”

魏锐利教授十分注意收集手术资料,早在多年前就一直在拍摄手术视频。在使用智能眼镜完成两次手术后,他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手术视频及经验分享给“杏树林众测云学院”内的医生同道,智能眼镜的镜头下,术者可以看到患者眼部手术情况的画面,以及手术的每一步操作,这些均被智能眼镜从术者视角悄无声息地记录下来,观者通过记录可以实时了解到手术的每一步精细操作。

魏锐利教授佩戴智能眼镜进行手术

“佩戴智能眼镜,以主刀医生的视角观察和记录整个手术过程,可以避免外置摄像头的一些盲区,也让画面呈现出更真实的效果。录制、存档更多典型、疑难的手术过程和画面,便于教学、病例研究和治疗方案的探讨。”魏教授说。

对于外科医生而言,手术实况直播是教学中的重要手段。在传统的手术直播中,场地、环境和角度都有一定的局限性,也无法完全展现主刀医生的手术技巧。

期待使用智能眼镜直播手术的广泛应用。首先,它以术者的视角做转播,真实再现手术的完整过程;其次,每台手术都有其独特性和不可复制性,相较于传统转播更灵活。最后,利用网络视频云平台,能够突破传统手术带教的空间和人数的限制。

“智能眼镜的直播使得任何一台手术都能观看手术视频,便捷且节省时间,不再需要像以前一样把医生聚集起来;即使错过直播,今后也能观看回放。”魏教授说。

当然,目前阶段的智能眼镜也有其局限。魏锐利教授认为,智能眼镜并不能完全满足记录眼科手术的需求。眼科手术精细,手术的部位较“深”,记录手术全程时还需要“显微”的视频。他说“当佩戴智能眼镜低头做手术时,通过眼镜录制的视频角度会比较小,清晰度也稍有影响。此外,主刀者低头抬头时,视频也会随之晃动,最后造成视频成像的不稳定等不足,待改进。”

未来,智能眼镜将助力医疗革新

随着智能眼镜在医疗领域应用的愈加广泛,对该设备也提出了更多的要求。魏教授期待,智能眼镜能满足医学临床需求的手术录像更稳定、清晰、高像素、易控制,外挂电源轻便、安全等特点。“最重要的是操作方便、易学,佩带舒适,医生可以自己安装、设置。”另外,视频传输的质量、延时问题以及语音识别准确性等问题也需要硬件厂商不断完善。

魏锐利教授对智能眼镜有着更大的期待,他说:“首先可以实现真正的人机交互,专家即使不到现场也可以真正对手术进行指导;其次,利用音频交互、远程视景技术,实时共享病人的病例与影像数据,通过远程会诊对全国各地的病人提出指导,更高效地利用医疗资源。最后,如果智能眼镜能够将三维模型结合,辅助手术路径的判断及选择,将会更有助于提高手术的效率及质量。”

 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上,眼镜的镜头还可以拆卸下来,成为单独的摄像头,搭配吊臂式、悬挂式等固定装置,调试角度后在固定地方拍摄视频,通过手机监控操作,满足大部分手术视频场景需求;另外,镜头可以做成套筒,固定在显微镜上,得到显微镜下录像,起到日常记录储存的作用。

最后,魏锐利教授为智能眼镜的未来提出了自己的设想——基于“大数据”和“云交互”技术,医疗智能眼镜将为远程示教、远程医疗等发挥“穿针引线”的作用。

更多相关内容,扫码进入众测云学院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