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树林blog
首页 > 博客 > 人物专栏 > 杏树林张遇升:病历,透视生命的密码

杏树林张遇升:病历,透视生命的密码

人物专栏  / 2016-09-06

用一份病历,传递生命的希望

我相信,未来的日子是充满希望的

我相信,我们可以为医生做更多事

我相信,医生能为患者传递更多希望

做好一份病历,点燃一束光,透过黑夜,伴您同行

“Hi病历!我是杏树林创始人张遇升……”

7月3日,在Health Talk 2016第一期节目录制的聚光灯下,张遇升讲述着他与病历的故事......

疾病的日历

我们当中大部分人都有去医院看病的经历,也都拿到过自己的病历,却少有人把病历当回事,要不然就扔掉了,要不然就随手放在某个地方了。我自己也有很多次去医院,医生问我说:“你之前的病历在哪?”我摊摊手,“丢了”“忘带了”。这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

什么是病历?

简单来说,病历——疾病的日历,就是医生在诊治过程中记录的患者的病情及身体状况。中国最早有文字记录的病历,是在西汉的时候。《史记》当中有一章叫<扁鹊仓公列传>,名医扁鹊大家都知道,这个仓公是谁呢?汉文帝时期有个人叫淳于意,因年轻时做过管理粮仓的小官,人们便称他为“仓公”。他后来拜师学医,给人治病诊病时,总是把病人的病情和自己诊断处理的方法记下来。当时人们把这称为“诊籍”,现在我们称它为“病历”。

常常忽视的病历,却是最宝贵的健康财富

我以前是协和毕业的,协和的病案室对于我们来说那都是宝贝,这些都是宝贵的学习资料。50年代的时候中国有个著名的人口学家马寅初,他的夫人得了一种怪病——一感冒就休克,全北京都查不出原因,后来找到协和医院的张孝骞,一开始也查不出来什么病,随后,张孝骞通过查阅马夫人以往的病历,他就发现马太太原来生小孩的时候有大出血的情况,产妇大出血会引起脑垂体坏死,进而导致脑垂体机能减退。根据这一方向去检查,最终确诊马夫人得的是“席汉氏综合征”。由此可见,一份保存完整的病历,对于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是非常有帮助的。

重庆医科大学的杨培增教授被誉为中国葡萄膜炎领域的权威,在全世界的葡萄膜炎领域也代表中国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他早期研究葡萄膜炎的时候,每次收治病人都会写两份病历,病人拿走一份,他自己保留一份,坚持了20多年,收集了两万多份有关葡萄膜炎的病历信息,经过不断的总结分析,最终在葡萄膜炎领域取得很大的成果。

未来的病历:更全,更快,更智能

病历看似简单,其实蕴含了很多有价值的东西。那么对于未来病历,我有两点看法。

第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人电子健康档案,这是涵盖人们一生的,跟健康有关的数据集合。这个健康档案从出生起一直跟随记录到终点,无论去哪个医院就诊,都可以存储在里面,医生在诊断时可以调取病人的健康档案。通过健康档案查看患者病历,做出更准确有效的诊断。

第二,根据调查,现在医生有20%-30%的时间是花费在写病历上的,未来的病历就是让这些时间得到有效的利用。比如我们杏树林做的“病历夹”app,医生的手边只需放一部手机,记病历、看病历、随访患者、线上观看专家讲座,这些都能在手指滑动间完成。医生可以对着手机说话,说完后就会转换为文字作为病历记录下来,省去了手写或输入的麻烦。

IBM有一个关于医疗的研究项目——沃森医生(Doctor Watson),他们花了几十亿美元买了大量的病历数据,然后让机器人自主学习,归类总结,前几年我听说这个机器人的学习水平已经达到医学院三年级的学生,随着收集的数据越来越多,它目前在个别疾病领域的诊治水平可以达到专家的水准了。在美国有很多医院已经开始尝试使用这个系统来帮助医生做初步诊断,他会提供给医生一个基本诊断,然后医生根据实际情况选择“yes” or “no” ,极大的减轻了医生的工作量,甚至一些医生也不太了解的疑难杂症,它可以借助自身庞大的病例数据库去帮助医生。有人担心以后这项技术会让医生失业,其实我不赞同这个说法,因为病人去医院看病,他需要的不仅仅是简单的诊断,冷冰冰的治疗,病人真正需要医生的人文关怀,未来的工作应该是减轻医生的工作负担,而非取代医生。

最后,我想分享一个自己的故事。我在协和学习的时候,跟过一个很有名的大夫,这个大夫说过一句话让我一辈子都忘不掉:“我们医生总是在讲科学的东西,但站在病人的角度,我觉得医生的伟大应该是给病人以希望”。我相信随着科技的发展,随着病历大数据的完善,“杏树林”未来能够帮助医生更好的治疗病人,给更多的病人带去生命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