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树林blog
首页 > 博客 > 人物专栏 > 没有定位医院的点评平台?这两大原因很关键

没有定位医院的点评平台?这两大原因很关键

人物专栏  / 2016-04-20

     “为什么没有对医院的大众点评网”是知乎网友的提问,我觉得非常有意思。自2003年餐饮行业的独立第三方消费点评网站——大众点评网成立以来,餐饮行业的口碑评价标准和体系已经发展很完善。但在同样对人们关系重要的医疗行业,却没有建立起对医院和医生的类“大众点评”式平台。除了在如何制定评价标准、由谁来组织评价、由谁来进行评价等框架问题上至今没有统一标准外,我还想从另一个角度聊聊没有产生这类平台的原因”。

医疗领域没有实现完整意义上的“自由经济”

  

       点评具有比较明确的口碑营销效应,符合自由经济自低向上建筑市场体系的商业运营模式。医疗领域之所以没有出现“大众点评”这种典型自由经济下的产物,我个人认为正是因为当前的医疗领域无法实现完整意义上的“自由经济”。

  那为何餐饮业会产生“大众点评”?一言以蔽之,餐饮业是目前中国最具自由经济特性的行业。曾经读过一篇题为《中国餐饮业改革开放30年历史回顾》的文章,其中比较详细的描述了20世纪七八十年代后期改革开放的餐饮业状况。历经改革开放的30年,餐饮行业从70年代50多亿的规模,发展到现如今2-3万亿的规模。在这个过程中,从起步、到数量扩张、到连锁经营、再到品牌战略,餐饮业发生了巨大的商业扩张和激烈竞争。也正是因为这种竞争,出现了更多以用户为中心的口碑需求。

  如今的餐饮点评,为了追求更好的口碑效应,不乏刷单、找人刷点评、删点评等等商业口碑评价的特征,包括竞价排名。虽然某种程度上饱受诟病,但是大家也理解这种市场竞争现象。有良性竞争,总会面对种种恶性竞争。而政府、平台、消费者能做的,是尽量将恶性竞争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变小。所以,通过口碑进行营销和监督,也是一个很好的行业规范行为,帮助用户去伪存真。央视“3·15”晚会对外卖平台饿了么上面的商铺进行曝光,就是这个道理。


“治病救人”与“治病赚钱”不在同一个讨论层面


  对一家餐饮企业或者很多其他领域的企业来说,“办企业就是为了赚钱”是一件特别理直气壮的事情。但是对一个医疗集团或者一个医疗组织来说,“开医院或者办诊所是为了赚钱”会让人觉得特别别扭。

  曾经听过关于莆田系创始者的介绍,他们脱胎于中国的赤脚医生制度,当时这套制度的订立本身就是为了解决基础医疗(尤其是乡村医疗)的问题。他们本身医疗水平不高,当赤脚医生制度被取消后,这批人中有商业头脑的人,就开始思考能不能用掌握的医疗技术来赚钱,这就有了用商业手段解决基层医疗需求的模式。而基层医疗患者往往都是知识少且不富有的人。而用商业手段解决知识少且不富有的人的医疗问题,从人类的道德标准的角度讲,属于“行骗”。于是大家很容易推论出,靠着卖药寻求商业利益的方法是不对的。

  但问题来了,既然饿了么上的黑作坊可以被取缔,莆田系医院为什么不能被取缔呢?这就是因为“台面上”这三个字。骗不骗在医疗领域里是个很难被完整界定的话题。但是界定了又怎么样?医疗是稀缺资源,国家一方面说市场化,但是真正面临市场化的时候(比如莆田系),大家又觉得这帮骗子就是想多挣钱。从经济学上,难道挣钱不对么?但是从道德上说,在患者身上挣钱就变成了错事。(我不是反动,我也支持这是错的)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在线问诊类移动医疗公司。但是,你看如果是名医,能救人,老百姓真的愿意多花很多钱去买他们的服务么?从线上问诊类平台现在的发展状况来看,已经证实了这个答案是否定的(当然原因也有很多)。原因很简单,医生看病,就是典型的咨询行业,而最难定价的就是这个行业,连麦肯锡这样的公司,在给企业咨询的时候定价都很困难,更别说老百姓给医生定价了。

  所以咨询不赚钱,只能靠卖药。而卖的过分了,就触犯了红线。这就是医疗的现状。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之一就是,“治病救人是医疗工作者的本分”。既然更多的患者无法带来“台面上”的经济利益,那么医生为什么要参与被点评呢?


  “为什么没有对医院的大众点评网”,这是一个互联网话题,即点评是为了解决口碑问题和信息传播问题,但是在基础医疗下,社会并不非常认可自由竞争这件事情本身(就像大家不认可莆田系一样)。 所以这种面向大众的点评,无论是供给方,还是需求方,都很难对口碑产生具有广泛意义上的认同。因此,对医院和医生的点评属于“小众点评”的需求。这种“小众点评”能做多大,我认为,这要取决于两个先决条件,那就是中国医疗自由化进程,和中国中产阶级人口数量的多少。

  一方面,中国在自由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深,这是非常正面的信息。随着医疗市场化、医生自由执业的发展,会有一批新的医疗组织出现。那么,中产阶级关注的就不单单是看病这件事情本身,还会有更多体验方面的需求。那么新的医疗组织一定会更加关注患者新产生的体验需求。

  但另一方面,基础医疗问题是一个全世界都没有解决的难题。美国奥巴马政府从2010年进行医疗改革至今,就是要解决公共医疗问题。这个领域不能市场化,因为人权理论里,生存权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让穷人和富人一起竞争一张火车票,顶多就是能不能回家过年,这不触犯目前人类道德的底线。但是让富人和穷人竞争治疗权,翻到台面上,这基本上是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从这个角度说,医疗不能自由经济化。所以奥巴马说,“我们的医疗要有一个面向广大群体的基础公立医疗”。中国也是一样。

  如果真的有一天出现有意义的“医院医生点评”平台,一定是中产阶级高度发达,基础医疗已经被有效满足,人们开始有了更多医疗选择的情况下。我觉得,这事情不是不可能发生(比如医疗智能化,医疗自动化,医疗工程化),但应该是一个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